关注IDG资本微信

新闻中心

为什么你不该追求「无悔」,而应直面悔恨地活下去

Don't regret regret / by Kathryn Schulz
2017.07.27

TED Talk - Don't regret regret

by Kathryn Schulz

好莱坞明星强尼・德普的肩膀有一个很著名的纹身。在上世纪90年代,他和薇诺娜・赖德(Winona Ryder)订婚时,在右肩上纹了 “Winona forever”

然而3年后(虽然在好莱坞的世界里算得上forever了),他俩各奔东西。

             两人曾共同出演电影《剪刀手爱德华》

强尼一蹶不振,对这个纹身做了些小修改。现在他肩膀的纹身变成了:Wino forever(永远的酒鬼)

就像四分之一的16-50岁的美国人都有纹身一样,我也有。25岁的时候,我开始想纹一个,不过我刻意等了很久,因为我知道很多人在十七八岁纹了身,然后到30岁就后悔了。

我不是这样的。我等到29岁才去纹身,没想到还是立马就后悔了。准确地说,我一迈出纹身店的门,大白天好端端地,情绪就崩溃了。那晚等我回到家,情绪更加崩塌。

这让我十分震惊。因为在那之前,我告诉自己——我绝对不会后悔的。我觉得在当时的状况下,我已经基于手头具有的信息作出了最好的选择。

我深知人们对后悔的共识就是:如果你为了过去的事情感到悲伤,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人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争取活在一个没有后悔的世界,度过无悔的一生。

很多成语和俗语都在表达这样的人生哲学,比如“覆水难收”,喻意既然事情已成定局,就不要再想着挽回。但是你知道吗?其实,“无法体会后悔”是反社会人格的诊断特征之一,它是一种脑损伤的表征。

事实上,如果你的“眶额前脑皮层”(Orbital frontal cortex)受损,那么甚至在面对非常明显的错误决定时,你也能绝不后悔。换句话说,你要是想达到生而无悔的境界,那么有个办法就是去做“脑叶白质切除术”(lobotomy)。相反的,如果你还想做个有人性的正常人,那就得学着别追求什么生而无悔,而是带着悔恨活下去。

那么,究竟什么是后悔呢?

后悔是一种“我们认为,如果过去选择了不一样的做法,那么当下就能过得更好、更幸福”的情绪表达。后悔包含了两点:首先,前提是我们曾经作出了某个决定;第二是想象,我们要想象回到过去,作出不同的选择,继续想象如果事情按那种方式发展,当下的情况会是怎样。

这意味着,在关于某件事的遗憾上,我们的选择余地越大,想象越丰富,这种后悔的感受就愈强烈。比如,你在去朋友婚礼的路上,机场途中塞车,你赶到登机口,却依旧错过了飞机。如果你只是迟到了3分钟,会比迟到20分钟的情况要更加后悔。

为什么?因为如果你只是迟到3分钟,就很容易想象自己要是做了不同的决定,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比如“我不走隧道走大桥就好了”,“我不应该在那个黄灯停下来”……当我们想要为决定负责,与一个好结果失之交臂时,我们感到异常痛苦

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我们显然在为各种事感到后悔。在一生中,人们最后悔的是什么?

►教育选择?

►事业选择?

►爱情?

►婚姻?

►养育子女?

►其他?

让我们来看下研究者的统计结果:

在这份“后悔榜单”上,教育遥遥领先,其次分别是事业、恋爱、养育子女等。

人们最后悔的第一大事是教育,这是近三分之一被调研者的选择。人们希望受到更多、更好的教育,或者选择另一个专业。人们后悔的还包括闲暇时间的利用。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最后悔的排行榜上,人们的财务决策根本就排不上号,不及总数的百分之三。所以,如果你现在还在纠结买这款车还是另一款,我劝你还是别操那个心了。因为你5年之内都不会在意这个的。

而对于那些我们真正在乎,并且会深感悔恨的事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简单的说,就是:无比心痛。事实上,后悔是由四个非常具体、连贯的阶段组成的:

第一个阶段是否认。当我那晚纹了身回到家,我一夜没睡,头几个小时,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要这样(Making it go away)!那时我根本不想解决问题,不想了解问题的根由,就是希望错误消失。

第二个阶段是困惑。那晚我在卧室里想的就是,“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到底在想什么?” 这是尝试把做出后悔决定的那部分自己跟自身分离开来,我们无法认同、理解那部分自己。

我们对这部分自己也没有任何共情,这解释了后悔的第三个阶段:一种强烈的自我惩罚的愿望。所以,面对悔恨的时候,我们总是自我责难:“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第四阶段的特征是:持续反复,表现执拗。我们会不断地强迫性地重复同一件事情,比如持续重复后悔的前三个阶段。那天晚上我就坐在卧室里,一直在想:“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但我想说,后悔还有第五阶段:自我觉醒

那晚我在公寓里,反反复复讨伐自己。我躺在床上很久,想着植皮,然后我想到,我的医疗保险不包括自己干的蠢事。愚蠢的结果就是,你完全无保障。你完全袒露在这个世界面前,袒露在你自身的脆弱和不可谱面前。事实上,这是个相对无情的世界。

这是一段十分痛苦的经历,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习惯生活在 Ctrl+Z(撤销)文化中的人而言。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十分习惯去逃避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以为用钱或者科技手段就能解决问题。我们能撤销操作,撤回消息,解除好友关系,取消关注……但问题在于,生活中有太多我们迫切渴望改变,却无能为力的东西

有时候我们无法“撤销”操作,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操作”。

对于控制狂和完美主义者来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体验,因为他们想亲力亲为每件事并把每件事都保证做好。所以,控制狂和完美主义者千万别去纹身。

然而,比起生命中真正的遗憾,这完全不算什么。因为有时候,我们的决定会导致无可挽回的结果,最严重的是涉及到别人的生命,那些更大的遗憾会无比痛苦且持久。 

悔恨和解的三点建议

那我们怎么才能平和地面对悔恨?我想提三点建议:

第一,意识到它的普遍性,如果你Google一下“后悔”和“纹身“,能有1150万条结果。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估算,全美纹过身的人里大概有17%的人都会后悔,包括强尼・德普,我,还有700万陌生朋友。而这只不过是后悔纹了身而已,我们都差不多。

第二,学会自嘲。比如你已经29岁了,还因为一个不喜欢的新纹身而哭着找妈妈的话,完全可以自嘲一下。虽然有人会觉得这个建议对于真正沉重的后悔来说有点残酷且华而不实,但我不这么认为。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十分痛苦和懊悔的情况。幽默,甚至黑色幽默,能帮助我们度过难关。因为它能连接我们生活的两个极端:正极和负极,从而给我们的生活注入一点电流。

第三,通过时间的自然流逝,慢慢与悔恨达成和解。时间能抚平一切,也许永久性的纹身除外……事实上别人看到我的纹身后都还挺喜欢,只是我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不喜欢这个图案。

我纹这个,是因为我二十来岁的时候基本都在其他国家旅行,后来到纽约定居下来。我怕自己会忘记在旅行期间认识到的一些重要的东西。

我最不想忘记的有两点:一是不要停止探索的脚步,二是不要忘记你心中的目标。我当初选择这个指南针图案,就是因为觉得这个图案将上述两点都含括于内,我想这个会变成我永久的记忆。然而,这个纹身现在让我想起的常常是其他东西,比如:关于悔恨的教训。讽刺的是,这可能是唯一最重要的,且我能把它纹到身上的东西。

我们应该学会去爱我们制造出来的不完美、有缺陷的东西,并原谅自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理应感到痛苦,问题的关键不是要追求“生而无悔”,而是不要因后悔而厌恨自己。后悔的意义不是提醒我们曾经搞砸了什么,而是提醒我们可以做得更好